小宝.

喜欢评论

Q:咳咳,怎么没有节日呢,唉,周末快乐!

回的有点晚,那祝你一天都开开心心的哦😘

偶尔冒个泡

帮忙提个素材

更新时间不定

T:说出你最近的精神状态be like

明天就要开学了,这七天我一个作业都没动,最后花五个小时全部补完了,也说不上全部有些打算留在学校再做🌚,做不做得完我不知道,别被老师发现就行了

文轩:坠落




我叫刘耀文,今年16岁,有一个喜欢的人他叫宋亚轩


他是一个活泼开朗的男生,我们从小就认识,他总喜欢跟在屁股后面叫我“文哥”,可是渐渐的,这份友情变了质,我不知道这份爱意是怎么萌根发芽的,也怎么也没想通我为什么会喜欢上一个同性



我不止一次告诉自己我们不可能,我不能做出任何背叛朋友的事,更不能违背道德



可是喜欢就是喜欢了,一天比一天沉重的爱意让我在18岁那年向他坦白了心意,想象中的那一份厌恶并没有出现,他睁着圆溜溜的桃花眼,满面笑容的拉起我的手,“我也喜欢文哥好久了”



也是从那天起,命运的齿轮再也不能终止,这件事情也不知道是从哪里走漏了风声传到了我父母耳朵里



我妈立马跑来找我谈话,她说:"你这个混蛋!,都已经18了还和男孩子耍在一块儿,你爸我脸都给你丢尽了,还不赶紧分手!?


“你这逆子!胡扯八咧些什么?你别忘了是谁在外面打工供你读书的!真不知道你是从哪来的杂种会喜欢上男生,真是恶心至极!”我爸气急败坏的吼道


后来我们被送进了戒同所


这是噩梦的开始



我每天不知道要承受多少电流,要吃多少药,每天晚上,我都被一阵阴冷的寒流包围。浑身冰凉,四肢僵硬。我的嘴巴被封上,喉咙被塞满沙石,我连哭泣都做不到。



整日整夜的黑暗笼罩着我,恐惧像一张密集的网将我包裹。直到某一天,有人用钥匙解开了封锁,我才能够大口呼吸,却依旧喘不过气。我的眼睛已经完全失明,看不清周围的东西。但是我感觉到,有人在抚摸我的头,那种感觉令人颤栗。我知道这是马上进入下一轮了。



我再次被打的血肉模糊的时候,他们都会拿出我心上人的照片,毫无感情的质问我“还爱他吗?”


“爱,从未停止”


我瘫倒在墙角,泪水浸湿了整个墙壁。那时候,我已经无法思考,无法反抗,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等待着他来救赎我


或许是父亲实在不愿看到我这一副为情颓废的样子,他将我丢了出去,断绝了父子关系,说白了就是不愿认我这一个逆子,他实在不想丢脸



三年后,我当上大学老师,有着十分客观的收入,在这期间我不断打听宋亚轩的消息,全部杳无音讯,我想着他应该过的还好,或许已经成家立业了,直到我翻出了几年前的一条新闻…


(戒同所宋某跳楼身亡)



从此我如般行尸走肉,辞去了学校的工职,浑浑噩噩的过了一个月


我爱他,貌似是一种罪孽


夜晚,我走上戒同所的顶楼,一跃而下


现在没有宋亚轩,也没有刘耀文,但是他们失败了,刘耀文最后没戒掉宋亚轩宋亚轩也在爱他的时候死去所以爱从未消失。


他们认为的救赎,比杀戮更恐怖









Q:嗨害嗨,国庆快乐!车大概明天发出来?

国庆快乐!车后天再说,明天是小“甜”文